导致不少涂料企业开始大打价格战
2021-02-21 00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据了解,吉人高新原本为新三板挂牌企业,公司股票于2014年11月24日起在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。而在今年6月22日,公司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材料。6月28日,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已获证监会受理。随后,在今年6月30日,吉人高新发布公告称,公司股票从7月1日起在股转系统暂停转让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5年11月13日,吉人高新曾发布了一份定增预案,拟以4.38元/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600万股公司股票,募资2628万元。非公开发行对象共涉及25人,其中1人为外部投资者,另外24人为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或核心员工。

招股书显示,吉人高新的募投项目共有两个,分别为年产通用涂料5万吨项目和新建吉人高新研发中心(专业实验室)项目。其中,拟用1.73亿元募集资金投入到“年产通用涂料5万吨项目”中去,为公司最大的募投项目。另外,募集资金中的5035.15万元用于新建吉人高新研发中心(专业实验室)项目。

对此,吉人高新方面表示,“公司年产通用涂料5万吨项目主要为加强公司主营业务,从而进一步提高公司产品的市场占有率,巩固和增强公司的竞争优势。目前国内对工业涂料市场需求不断加大,公司生产与供应能力明显表现不足,实施此项目是缓解公司产能不足的需要,同时进一步优化公司产品结构,扩大公司生产规模,提高盈利水平,将进一步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,促进公司的可持续发展,为投资者带来稳定及丰厚的回报”。

对于涂料股吉人高新而言,要从新三板顺利转战a股市场似乎并不容易。在吉人高新准备上市之前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吉伟的岳母王秀英携逾2000万元资金“压哨”入股的行为,让吉人高新遭到了突击入股的质疑。与此同时,在涂料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吉人高新近三年的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净利润均已经出现三连降,而吉人高新日益显现的经营瓶颈,也让投资者担心公司未来的经营发展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。此外,吉人高新执意成倍大举扩充产能,也被市场人士解读为一场豪赌,如果最终的销售情况不达预期,反而可能拖累公司未来的经营业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王秀英在招股书中承诺,自股票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不减持其所持有的吉人高新股份。但在锁定期满后两年内,其可减持全部所持股份,减持价格不低于每股净资产。这意味着在吉人高新上市满三年后,王秀英持有的500万股公司股份,存在着“清仓式”减持的风险。而在北京一位私募人士看来,“关键要看王秀英资金的来源,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关联方出钱而让王秀英股权代持的行为,如果存在,就涉嫌违规”。

不过,吉人高新方面对王秀英突击入股以及股权代持行为均予以否认,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,“公司本次定增募集资金是根据2016年的生产经营及在建项目的资金预算计划而做出的,非突击入股。王秀英为本次定向增发的对象之一,认购的资金不存在代持行为”。

招股书显示,吉人高新2013-2015年工业防护涂料的产量和销量均呈现连续下滑的态势。其中,吉人高新工业防护涂料2013-2015年的产量分别约为3.84万吨、3.79万吨和3.59万吨,对应的销量分别约为3.84万吨、3.81万吨和3.54万吨。而在此种情况下,公司仍选择大幅扩产,难免让市场人士感到担忧。

在一位关注吉人高新的投资者看来,此次定增更像是专门为实控人岳母王秀英入股而量身打造。从最终的认购结果来看,公司所谓的合规外部投资者即为王秀英,出资2190万元认购500万股吉人高新股票。其余的24位董监高或核心员工合计出资438万元认购100万股公司股票。以目前新股上市后动辄数十元上百元的价格粗略计算,吉人高新一旦上市成功,在ipo前借道定增而突击入股的王秀英,无疑将豪赚一笔。现如今看来,吉人高新似乎早有转战a股市场的意图,而在冲击ipo之前,公司还不忘向实际控制人岳母以及部分董监高送出一份大礼包。

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市场竞争加剧,2015年吉人高新就已经开始加大品牌推广,导致广告宣传费和业务招待费出现较大增长,从而使得2015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同比出现大幅增长。招股书显示,吉人高新的销售费用由2014年的约2588.5万元大幅增长至约3162.8万元,同比增长22.18%。其中,广告宣传费由2014年的82.1万元,大幅增长至2015年的170.83万元,增幅高达108%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表示,在吉人高新大幅扩产之后,公司的销售费用也可能随之大比例提高,但如果最终的销量不达预期,则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

具体来看,在“年产通用涂料5万吨项目”达产后,公司拟新增工业防护涂料产能4.5万吨,而在2015年,公司工业防护涂料的产能约为3.27万吨。也就是说,公司准备将最核心产品的产能扩充约137.76%。而在一位涂料行业人士看来,在涂料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吉人高新成倍扩充产能是一种风险较大的押宝。“近几年涂料行业增速放缓,而涂料行业内整体集中度不高,导致不少涂料企业开始大打价格战,若在大幅扩产后仍无法提高产品市场占有率,将对公司业绩形成不利影响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extcoatings.com澳门娱乐场酒店_疯狂娱乐场app官方下载_萄京娱乐场手机板_新萄京娱乐场网址_新葡萄亰娱乐场手机版8455版权所有